虚拟现实真的能革新传统新闻行业吗?答:这是一个谜!

摘要

这是叙利亚城市阿勒颇的一条尘土飞扬的街道。
一名小贩在脚步声和轰鸣声中拖着破旧不堪的小车。人行道的一角,一个小男孩在自行车上休息。有人手拿相机,记录着街道的场景。镜头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,她正低声哼着小曲,左侧的脸颊上画着叙利亚国旗。

虚拟现实真的能革新传统新闻行业吗?答:这是一个谜!

这是叙利亚城市阿勒颇的一条尘土飞扬的街道。

一名小贩在脚步声和轰鸣声中拖着破旧不堪的小车。人行道的一角,一个小男孩在自行车上休息。有人手拿相机,记录着街道的场景。镜头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,她正低声哼着小曲,左侧的脸颊上画着叙利亚国旗。

一个炮弹落在距离她左侧15码的地方,爆炸了。

到处都是尖叫声,小女孩消失了,路人踏着杂乱的尸体在灰尘中四处逃窜。

这一切,既是真实的,又是虚拟的。死者早已沉睡于土壤中,而他们的记忆,连同幸存者的惨痛回忆,将永久留在VR作品《叙利亚计划》(Project Syria)中。

该作品由Nonny de la Pena亲手打造,她被Engadget和《卫报》称为“VR教母”。这是她的新使命:向观众细细叙说他们在炒菜、聊天、上网、玩twitter时一扫而过故事。Nonny de la Pena称之为“沉浸式新闻”。这种新闻,将改变人们看新闻的方式。

“要是你能用身体而不是头脑来记住我的故事,那该多好啊!我当了一辈子的记者,一直希望能通过故事,改变人们的生活,激励人们互相关怀。”她如此希望。

其实,自新闻业诞生的那一天起,新闻人就梦想让读者亲身体验第一手新闻材料。只要能让读者获得亲临现场的感觉,无论通过何种叙述方式——语言、镜头、VR头显或其他技术——都将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。美国著名主持人沃尔特•克朗凯特于1953年搬上荧幕的《你在那儿》(You Are There)便是很好的例子。

在纽约演播室里,克朗凯特用好像亲身经历过每个事件的口吻向观众讲故事。例如,讲述1871年芝加哥大火时,他说:“这个城市,只有30年历史。”在那个只有三个频道的时代,这个“最值得信任的美国人”能把人们带到萨勒姆猎巫、纽伦堡纳粹党大会等事件中,确实新奇。同时,他还请来著名演员扮演历史人物,接受穿着现代服饰的记者的“访问”。

虽然《你在那儿》是故事讲述的里程碑,但随着移动技术等新科技的崛起,这种新闻叙述方式也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。从舞台剧到24小时的新闻联播,再到YouTube视频服务,现在,De la Pena又带来了虚拟现实的方式。每一次媒体革新都在诸如“视频逼死广播名嘴了”的反对声中发生,但事实上,每一种新方式都将传媒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。

VR新闻这个过程对于De la Pena来说并不容易。依靠众多合作伙伴的帮助和全球新闻组织的资助,她的团队才勉强可以跟上新闻界发展的步伐。结束了在纪录片、电视剧、《纽约时报》和《新闻周刊》的媒体生涯后,她的新征程才刚刚开始。

“要是你能用身体而不是头脑来记住我的故事,那该多好啊!我当了一辈子的记者,一直希望能通过故事,改变人们的生活,激励人们互相关怀。”她如此希望。——VR教母 Nonny de la Pena

虚拟现实真的能革新传统新闻行业吗?答:这是一个谜!

在场

这是洛杉矶特别沮丧的一天。

一家餐饮店门口,排着长长的队伍,队列当中有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连派发食物的女员工都开始大喊:“真的太多人啦!太多人啦!”突然,一名男子因低血糖在混乱中倒地昏迷,身体在旁人惊慌的目光中不断抽搐。

当时De la Pena并不在现场,但不久,一名实习生哭着跑进她的办公室。这名实习生之前正在洛杉矶负责这家餐饮店的现场录音工作。从她惊慌失措的反应中,De la Pena看到了这个瞬间的力量。

《洛杉矶饥荒》(Hunger in Los Angeles)曾是2012年圣丹斯电影节的首部VR纪录片。De la Pena的团队使用了一些捐赠的人体模型,花了点小钱,再依靠一点支持,便重新打造了这个影片,让影迷实实在在地走在VR里。

观众的反应都是发自内心的,他们本能地向后退,然后弯下腰观察倒地者的情况,耳边传来的是现场真实而紧张的录音。至少有一名观众紧张得哭了起来,这一点连De la Pena都没料到。相比Facebook上的那个360度视频版本,这个纪录片给观众带来的现场感要强得多。

圣丹斯电影节上使用的头显只是替代品,因为当时De la Pena不想把价值5万美元的原装头显带出来。这个替代品由一名叫Palmer Luckey的“非官方实习生”设计,他是一名新闻学学生。九个月后,Palmer Luckey创立了Oculus VR并发起了Kickstarter众筹计划。这个计划,让消费者VR热潮时代开启。

然而,对De la Pena来说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接下来几年,她的公司Emblematic Group陆续制作了类似的作品。例如,揭发边疆巡警的暴力行为的《武力的使用》(Use of Force),观众能亲眼目睹边疆警官把移民暴打并电击致死。在《基亚》(Kiya)中,De la Pena借助两段911电话录音,重现了一个家暴致死案件的现场。

这些作品中,有一个目的永恒不变:引起人们共鸣,加深人们对平时不留意的世界的理解。处于社会主导地位的白人,如果不能与其他群体产生共鸣,就理解不了黑人在遭受暴力执法中的痛苦,理解不了堕胎女性必须面临的残忍与侮辱。

传递信息还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让人们对事实的了解更进一步。

与偏见共舞

“每个人都是自己经历的囚徒。没人能消除偏见,承认吧!”美国著名广播记者爱德华•默罗在1955年的一次播报中这样说道。

De la Pena说:“伦理道德中总是有新事物的,不是吗?人们总认为印刷媒体就是合乎道德规范的。”

De la Pena指的是著名的基蒂·吉诺维斯凶杀案(Kitty Genovese Case):受害人Kitty Genovese是纽约一家酒吧的老板,于1964年在公寓外被歹徒刺死。当时有大约38名居民听到了她的呼救声,然而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。后来,报纸媒体对此案件刊出了煽动性的评论,把纽约人称为“恶棍”,纽约的形象一落千丈。2014年,《纽约客》的一份报告称,实际上当时只有两名冷漠的旁人没有做出行动而已。错误报道的伤害覆水难收,同时衍生出了著名现象“旁观者效应”:犯罪现场中,目击者越多,救助行为则越少。

这个概念穿梭在De la Pena的作品中:让观众置身于一个无助的场景中。观众对这些作品的反应不尽相同。

“我们不再追求客观性了。于我而言,难的不是道德方法,而是如何让事件更加透明,从而观众可以自己形成批判性思维,对事件做出自己的判断。”De la Pena 说。

波因特媒体研究所(The Poynter Institute)是一家非盈利新闻机构,代表发行物有《坦帕湾时报》,其有关新闻道德的报道曾被多次引用。在该研究所中,至少一名重要管理层人员表示支持360度全景新闻。

研究所副总裁Kelly McBride 说:“我不认为道德会成为前进的障碍。在360度视频中,设备摆放的位置难以确定,但设备能够改变场景,让观众感觉犹如在科学中观察事物。观察方式能改变观众感受。”

对于De la Pena和McBride而言,这场争论的核心问题是,是否所有新闻都是一种再创造?

Kelly McBride说:“再创造本来就是新闻的传统做法。我们再创造叙事文本,我们再创造场景。撰写叙事文本的作者不在现场,可是他可以通过报道重现场景。”

De la Pena说:“我认为VR日后肯定会用于宣传的。透明性给予观众发自内心的感觉,所以他们都很喜欢。所以,VR领域的挑战之一,就是如何给观众传递这种透明性。这是我担心的问题之一。”

欢迎来到朝鲜

虚拟现实真的能革新传统新闻行业吗?答:这是一个谜!

这里是朝鲜首都平壤的金日成广场。

我与其他外国媒体记者肩并肩,挤在特定区域中观看正在进行的阅兵仪式。地面上步伐一致的军队向他们的领袖金正恩致敬,天空中的飞机装载着来源不明的导弹横扫而过。广场上慢慢塞满了朝鲜群众,他们向领袖和军队挥动着手中的国旗、气球和鲜花。

场景很广阔,军装、裙子等服饰的颜色很鲜艳,但在这个场景中,我关注的是朝鲜平民。通过他们的眼睛,我能看到他们乐观外表下内心的惶惑。

这个作品由Jaunt、美国广播公司、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天空新闻台联合打造。Jaunt总裁Cliff Plumer曾用Jaunt工作室专用的360度镜头拍摄了若干新闻小短片。跟其他VR作品一样,在记者报道某个新闻时,观众可以环视四周。除了这部关于朝鲜的作品,美国广播公司VR部门在Jaunt的协助下还制作了关于欧洲移民危机、尼泊尔地震重建、考古学家保护叙利亚文物的作品。

虽然制作过很多新闻故事作品(Jaunt曾为奥巴马等名人制作过皮克斯风格的VR电影和宣传片),但Cliff Plumer觉得“360度全景视频属于VR”这个说法很可笑。

“那不是VR。”他说,“那感觉跟VR的沉浸感根本两回事。那最多算是‘初级VR’吧。”

Cliff Plumer也忧虑其他VR开发者所忧虑的事:如何向从没有亲身体验过VR的人解释其潜力?实际上,Jaunt的新闻内容更能说服观众去尝试他们的虚拟内容。

虽然Cliff Plumer——这位曾在卢卡斯影业、Oculus VR和Telltale Games担任过行政职务的高手——认为360度全景视频不能达到完全沉浸的效果,但他认为他们的作品拥有其他作品没有的时效性。

他说:“新闻报道就是要让人们靠近故事和场景本身。但编辑和后期制作也是很重要的。我们公司能利用先进技术和工作流程在几小时内制作出作品,不需要等几天甚至几周。新闻故事就应该是当下的故事。”

观众最喜欢的虚拟故事叙说方式是这样的?De la Pena、 Jaunt和其他公司能否找到合适的商业道路?问题的答案仍然未知。De la Pena和 Jaunt目前正汇聚一切资源,培训一支善于运用新技术的记者团队。问题还有很多,如De la Pena提出的“未来采访是什么样子的?”,手部控制器要怎样才能让观众更加融入故事当中?也许,他们在未来能给出合适的答案。

De la Pena与Oculus VR 联合创始人Palmer Luckey 和Brendan Iribe曾一起荣获旧金山大学艺术学院颁发的“远见奖”。十年来技术不断取得突破,在未来,类似的奖项将会授予越来越多的创新者。但新闻界最高荣誉——普利策新闻奖的设立者普利策早已给出了最好的新闻报道的概念——

简明扼要,读者才会阅读;

表达清晰,读者才会欣赏;

生动如画,读者才会过目不忘;

最重要的是,真实准确,读者才会被光明引导。

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现在还只是想象,但我们必将置身其中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